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957章 痛失手足
一本读|WwんW.『yb→du→.co
    油茶村。

    “姐,青松……青松咋样了?”

    当确定这一切不是自己的幻觉,小安开始打听何青松的情况。

    杨若晴看了眼小安这憔悴焦急的面容,本想撒个善意的谎言……

    “青松已经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……了?”小安愣了下,有些品不出这个字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们找到你的时候,青松就已经没了气息。”杨若晴补充了句。

    小安吃惊的看着杨若晴,眼睛睁大,急声否定:“怎么可能,我把他从废墟底下拖出来的时候,他还跟我说话来着,咋会死呢!”

    杨若晴蹙眉,眼中都是惋惜和悲伤,“是真的,从他的身体僵硬度推测,他死了都快两天了。”

    而且这个天气,已经有了淡淡的尸臭味,小安当时肯定是全身心的放在跟狼群的对峙和搏斗上,根本就没留意到。

    小安足足愣了好几分钟,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姐,青松在哪里?我想见见他!”他眼眶泛红,声音沙哑,带着几分哽咽。

    杨若晴道:“你的左腿骨折了你知道吗?你现在还不能走动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,我求你,让我看看青松!”小安抓住杨若晴的手沉声央求。

    杨若晴还在迟疑。

    刘雪云和那日松也过来了,站在杨若晴身后。

    那日松也帮着劝:“小安,你都伤筋动骨了不能乱走动,不然我们早把你带下山了。听你姐的,乖乖躺着等我们的担架来接,啊?”

    小安摇头,“不,我要见青松,屋子塌陷的时候原本该我被砸中,是他推开了我,自己替我挡了那一下!”

    “他是替我去死的,他在哪里,我要见他,我要!”

    小安越说越激动,眼泪啪啪往下掉,跟鼻涕糊在一块儿,挣扎着要站起来。

    杨若晴试图按住他,没想到虚弱至此的小安身上竟然爆发出一股巨力,杨若晴被推倒在一边。

    那日松和刘雪云见状赶紧一齐出手按住小安。

    小安像困兽一样挣扎嚎叫:“我要见他……”

    那日松急了:“你小子咋听不进话呢?你这会子不能动,再动腿脚就废了。再说了,人都死了,你这急着看一眼也看不活啊……”

    小安愣了下。

    随即便爆发出更激烈的挣扎。

    杨若晴站起身:“好了,我让你看!”

    小安停止了挣扎,抬头看着杨若晴。

    杨若晴对刘雪云道:“去把何青松带进来吧,他跟小安是生死相共的好兄弟,理当见一面。”

    刘雪云点点头,起身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那日松也松了手,扶着小安坐起身。

    很快,刘雪云就回来了,手里捧着一只罐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?”小安看着罐子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那日松道:“这里面就是何青松啊,我们把他烧了,装在这罐子里。”

    这罐子老难找了,是他找遍了整个油茶村,终于在一户人家的废墟边上刨出来的咸菜罐子,虽然罐子口破了一些,凑合还能用来装何青松的骨灰。

    “你们、你们为啥要把他烧了?”小安愤怒咆哮。

    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即便青松死了,他也要把他的尸身带回去,至少得让他爹娘还有他妹妹见他最后一眼啊!

    那日松蹲在小安身旁,皱着眉道:“能不烧嘛,这大热的天尸体早就臭了,手指一戳一个洞,浓水尸水稀里哗啦的淌出来,还会传播瘟疫……”

    杨若晴朝那日松递去一个眼神,让他别再说了。

    那日松撇撇嘴,起身往外走:“我去看看黑武他们来了没!”

    刘雪云也起身去了屋子外面守着。

    杨若晴来到小安身旁,坐了下来,轻轻揽住小安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姐姐知道你心里难过,青松是为救你而死的,他是你的恩人,也是我们全家的恩人。”

    “青松的死,我也很难过。但凡有一丝可能,姐姐也想把他的尸身完好无损的带回去交给他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正如你那日大哥先前说的,咱是没法子才烧了他,只有这样,才能让他体面的回去。”

    小安把装着何青松骨灰的罐子紧紧抱在怀里,埋着头,闷声道:“姐,我理解你们的做法,这会子我只想单独跟我好兄弟青松待会儿。”

    杨若晴点点头,又轻轻拍了拍小安的肩膀以示安慰,方才离开屋子。

    屋子外面的一棵树下面,刘雪云看到走出来的杨若晴,沉声问:“小安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杨若晴苦笑:“他需要时间去接受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刘雪云点点头,当初妻子去世,他也是如遭雷击,过了很久都不能接受那个噩耗。

    小安和何青松是生死之交的兄弟,何青松又是为了救小安而死的。

    不管是出于感激,还是愧疚,这种悲痛都足够小安去承受了。

    “打听清楚了他们为何会出现在油茶村么?”刘雪云又问。

    杨若晴轻轻点头,道:“两人在秀水镇那边完成任务回来经过聚贤镇,听说当地的油茶村盛产油茶。”

    “何青松家在庆安郡刚好开了一家早茶铺子,他想去油茶村看看,买些当地特产油茶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两人来到油茶村没多久就遇到泥石流,因为他们两个是外来人,村里人家不给借宿,两人找到了这树林里荒废许久的屋子过夜,泥石流发生在夜里,整个油茶村都被冲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屋子也塌陷了,何青松推开了小安,自己被石头和树木砸中,小安把他拖出来,两人躲到仅存的那间屋子里,原本想着等天亮了大雨停了就赶紧下山。”

    “那会子何青松其实还没死,天亮的时候突然来了一群狼,小安为了护着何青松,三天里滴水未进跟狼厮杀,这过程中何青松伤势过重又加上得不到救治和补给,早就断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若不是他们赶到及时,小安这会子也死了,两个人的尸体会被狼王啃噬得连骨头渣都不剩。

    而长坪村的家人们,则永远都想不到他们兄弟二人会葬身在这异乡,尸骨无存,化为狼王的一摊粪便!

    杨若晴说完这一切,抬手抹了把脸上的泪珠,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“何青松是我们全家的恩人。”她望着远处的山野,轻声呢喃。